山寨iPad调查:约60天可完成 预售价格2700元

向下

山寨iPad调查:约60天可完成 预售价格2700元

帖子 由 ?? 于 6th 四月 2010, 5:33 pm

iPad离你究竟有多远?是距离旧金山欧巴布也那艺术中心的15000公里,还是距离全球发布日的192个小时?

  都不是!“深圳速度”早在两周前就把iPad样机摆上展台,推向海外。人们惊呼山寨神奇之余,也对这款高仿iPad的迷离“身世”产生了些许好奇。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全国第一家山寨iPad工厂,以素描形式还原生产本貌,以飨读者。

  我们关心的是:山寨iPad出炉经历了怎样的磨难?山寨工厂内有怎样的玄机?先行一步的山寨力量会得到市场的认同吗?

  第一山寨iPad 60天诞生记

  当上网本穿上iPad新装

  



山寨ipad主板“母板”

  



  山寨ipad外观

  “不能这么拖啊,等着你救命呢……”挂断电话,吴烨彬深深地叹了口气——因为地震等原因,原定3月18日到货的电容屏被台湾供货商一拖再拖至4月1日,生产线开工也被延至4月2日,“现在这屏比什么都金贵,缺得不得了,愚人节千万别再开我玩笑了”。如能按时到货,这300台需要2~3天生产、测试、封装,可以赶在iPad上市之前铺货。笃信“兵贵神速”的山寨厂,一向的生存法则就是利用速度优势打时间差。

  吴烨彬是香港台硕电脑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也是这家主营高仿笔记本公司的操盘手。

  2010年1月初,看到网上iPad的信息,吴烨彬便下定决心将主营业务转向平板电脑。此前曾供职于爱可视的他对手持便携终端一向看好,苹果的进入,让他觉得“机会真的来了”。帮助台硕实现业务转型的关键产品,正是高仿iPad。

  其中现实的原因是,多年积累的高仿经验为台硕提供了一定技术基础。没想到,脑中闪过的一个简单想法,却无意间造就了国内第一山寨iPad——截至发稿之日,全国拿得出高仿iPad样机的仅有台硕一家。

  1月中旬,高仿iPad的设计任务交到了台硕工程师黄永手上。黄永主要负责外观设计(ID)与结构设计(MD),主板方案则外包给了深圳市索沃科技有限公司。“千万别小看外观设计,以为可以一抄了之,这里面大有学问”,黄永对自己的“作品”颇为得意,并分享了一些“诀窍”:可以借用设计元素和整体外观,但细节一定要修改,“至少要改7处,这样就不会构成外观侵权”。

  高仿iPad黑色边框外围一条隐藏的银线、底部的微弧形设计、屏幕尺寸的微调,加上一些接口位置的改动,都出自黄永之手,这自然是为了规避侵权风险。“乍一看有9分像,细看又有很多不同,这就OK了”。

  “MD的设计相对复杂,工程师要有丰富的空间感”,黄永介绍道,要考虑到不同元器件堆叠的合理性,预留散热通道,“每个MD设计员都可以转行成为一名出色的建筑工程师,空间布局这种事情毛毛雨啦”。外观设计与结构设计环节,需要一周左右。

  在黄永冥思苦想,不断地完善细节之时,主板方案的设计也在同步进行着,“多线操作”是山寨惯用的方式,可以最大程度地节省设计、生产时间。从黄永手里拿到产品尺寸、定位孔(用于预留螺丝固定的孔)位置、硬体配置单等MD设计关键参数后,索沃工程师张杰(化名)开始选择配套方案,“按照模具规格选择一款主流方案,再根据打孔等细节要求重新布线,做出主板图样”。张杰选择了A35配套方案,并升级为N450+NM10。

  “这个方案10英寸上网本中比较常见,相对成熟,改一下布线,加装一些功能模块”。索沃负责主板方案设计和前两批次共320块主板的生产。“主板方案花了我们差不多40万元”,吴烨彬称,主板设计是前期成本的“重头”,这一过程耗时40天左右。

  一块差点让山寨iPad“流产”的屏幕

  第一阶段的设计工作告一段落,接下来要做的是“打板”、开模,即主要部件的试生产。

  所谓“打板”,指根据主板方案生产出少量工程样板。第一批次试产了20块,质量还算稳定。“打板”只需要2~3天,板子从生产线下来只要一天,其他时间用来测试。第一批次常会有各种瑕疵和故障,这个阶段是全面评测改良主板的稳定性,关系到后期整个产品的生死。

  所有环节中最耗时的可能要数开模,需要一个半月时间,不过这里“多线操作”的优势再一次发挥出来。

  “开模不需要等主板设计完成,只要ID、MD的设计结束就可以”,黄永将设计图纸交给深圳超人实业有限公司,“这个环节不难,一般是石膏倒模,利用石膏的记忆特质,1个半月后超人会给我们第一批20套外壳”。不过外壳采购往往都是“大手笔”,“一般都是2万套起谈,少了人家根本不做,这也是我们分摊成本的需要”。

  与设计、打板同步进行的还有物料采购,“主要是屏幕、电池等非标准件”,业内一般将配件粗分为标准件与非标准件,“所谓标准件就是接口通用,不需定制的配件,比如内存、硬盘、处理器等;非标准件主要是触摸屏、电池、键盘屏线等小物料。iPad多点触控屏是难点,因为它,这个项目差点流产了”。

  对于成熟的山寨产业而言,物料采购是整个体系中相对清闲的工作。上游有几十家固定的合作伙伴,价格谈妥就下单,做上网本没怎么费过心,这么费周折对于台硕还是头一次。原来,与台硕长期合作的翰彩、奇美等几家屏幕供应商都无法在短期间内提供10英寸触摸屏,“10英寸普屏遍地是,5英寸、7英寸的触屏也好找。深圳做平板、MID极少用到这么大的触摸屏,所以上游也没生产,只能定制”。

  后来台硕将采购范围扩大到中国台湾,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一家屏幕供应商,“不能告诉你是哪一家,这绝对是最高商业机密”,吴烨彬笑着说,“不要小看深圳的跟进速度,一旦市场被打开,一个月就会出来几款差不多的山寨iPad,起码在屏幕采购上要‘卡’他们一下”。

  模具和主板“打”出来了,接下来是将采购来的配件加装上去,“这个过程像搭积木一样”。3月15日,第一批次试产的20台样机新鲜出炉,“没上生产线,是工程师手工组装的。这个过程中,工程师发现一些生产需要注意的事项,补充进《生产指导说明》中,帮助生产线的工人少犯错误”。

  接下来进入测试环节,“大致分为T0、T1、T2三个阶段”:T0主要测试主板稳定性,检验主板设计、生产质量;T1测试主板、外壳匹配程度,为‘修模’提供基础,“比如外壳能否卡紧、键程是否需要修改,包括一些线路的合理性”;T2则测试整机性能与稳定性。通过T2测试的样品,一般认为是合格品。从外观设计到第一批次20台样机亮相,全流程约60天。“怀胎两月”,第一批山寨iPad终于修成正果。下一步,就是寻找合适的“婆家”。

  山寨式营销:两条腿走路

  4月9~11日移动世界深圳峰会、4月15日广交会、4月13~16日香港春季电子展……

  “这是iPad量产后第一周要参加的几个展会,3月份我已经照这个频率跑了整整一个月。”吴烨彬和同行们都更推崇展销会这种形式——真机展示、当面咨询、直接下单。

  因此,展会成为厂家最重要的一条营销通道。当然,近期频繁地参会也给台硕带来了一点小小的“好处”——“3月16~18日我们参加了一个以电子书为主的移动设备展会,虽然我们不是主角,但有很多顾客咨询,还以2600元一台的价格买走了我们18台样机,现在第一批只剩下2台了。”

  对于精明的山寨人来说,展会绝对不是赔本赚吆喝的义展——除了推广产品,促成订单之外,有时候还能跟政府搞好关系。

  “规模比较大的展会一般是由市区一级政府牵头组织我们参会,并提供一定比例的补贴,我们企业自己支出一部分参会费用”,深圳市巨龙兄弟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小龙介绍道。曾参加过CES、柏林IFA的他们,对展会非常了解,“我们外单占到90%以上,多数都是通过境外展会获得”。

  营销的另一条“腿”必然是网络。记者在台硕办公室等待采访时,一位销售人员的QQ总是闪个不停,电脑界面下方几十个跳动的头像颇为壮观。

  “QQ、论坛,一些商务平台发布的供销信息是主要的网络推广方式。”吴烨彬对传统网络、平面媒体并不感兴趣,“我们都是低调做事,从不张扬。”虽然掌舵山寨本多年,但吴烨彬对于和媒体打交道还是没有做到轻车熟路,略显紧张。

  



掀起山寨iPad的“盖头”来

  “清明节赶工,两班倒,别心疼那点加班钱!”由于触摸屏供应的关系,4月2日下午工厂才开工,赶制山寨iPad。“第一批量产300台,生产线上预计一天半可以搞定。不巧赶上清明节,工人加班费15元/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就该我破财”,吴烨彬笑着说。

  从生产线下来还要进行6小时测试,主要通过3DMark等软件兼容性测试;还有两小时进行喇叭、USB这些功能模块和接口的试用”。

  4月1日下午,记者随台硕工作人员进入位于宝安区西乡镇铁仔路老兵工业区的工厂,“这个工厂主要负责组装,贴片工厂今天不方便参观”。车停在厂房门口,大大的“新蓝电脑”牌匾吓了记者一跳。“你们这款高仿iPad是新蓝代工的?”“是的,新蓝是我们长期合作伙伴,以前不少上网本也是从这条生产线下来的。”

  工厂4层小楼的结构如下:1层仓库储备间,2层液晶屏生产线,3层上网本、MID生产线,4层办公室。一行人直奔3层,登记、换鞋套,通过一个走廊径直进入车间。

  3层的车间约200平方米,略显狭长,两条生产线上约70名工人,统一淡蓝色工装,正在装配上网本。由于是组装工厂,机械化程度较低,80%以上作业通过人工完成,但分工极为细致——每个工人只负责一道简单工序,比如安装内存。由于分工合理,大大提高生产效率,看来一天半时间解决300台并不夸张——工作人员介绍道,一条线一天可以出500台~600台。

  整体来看,车间内布局合理,环境良好,工人素质较高,这一生产场景大大出乎记者意料——这真的是传说中的“山寨厂”吗?工厂内纪律严明,不允许交谈与拍照,工厂工作人员全程陪同。

  趁其不备,记者偷偷用卡片机拍下了车间状况。如果台硕山寨iPad真从这条生产线上下来,多少让人放点心。

  记者顺路参观了另一家山寨工厂,位于宝安区西乡银田旭生西发工业区的巨龙兄弟工厂。

  巨龙兄弟是深圳平板电脑生产商,2009年推出的平板产品P88外观与iPad近似,欲起诉苹果侵权,在业内轰动一时。不过,巨龙兄弟似乎也毫不遮掩通过iPad炒作一番的意图,总经理吴小龙对记者表示,近期推出了升级产品P88+和I88,更轻薄,和iPad“仍然很像”。不少巨龙代理商都打出了高仿iPad的旗号招揽生意——白牌的P88,确实让没见过iPad的消费者有些真伪难辨。

  4层的车间略显空荡,负责物料采购的谭小姐解释道,“因为清明节的原因,一半的工人串休”。工人并没有严格着装,随意地穿着休闲的T恤牛仔,生产平板的工人只有4名,分别负责安装喇叭、调试、灌装系统、加装后盖。“生产流程是分阶段的,现在已经接近尾声,上午进行的步骤比较琐碎。”

  巨龙工作人员介绍道,近期平板系列订单已经做完,最近几天在赶工一种名为“电脑盒”的微型主机。“生产线上做什么完全取决于订单,你没看到前几天两条线上密密麻麻都是平板的壮观场面。”

 成本拆解:山寨iPad价值几何?

  “其实谁都知道推高仿iPad肯定有市场,关键是价格。人家苹果iPad卖5000元,你卖4000元,有人买吗?要是卖1000元呢?明眼人都知道!”一位准备上马平板产品的山寨从业人士对记者直言,能否控制好价格,是决定高仿iPad生死的关键,如果台硕可以控制好价格,他愿意马上跟进。

  山寨iPad的这次赌局,吴烨彬豪掷400万元,“这只是起步投入,也是这个行当最低门槛”。吴烨彬掰着手指头一笔一笔地给记者算了山寨iPad的成本:开模80万元,一次性投入,后续要分摊到2万套外壳上;主板方案开发超过40万元,一次性投入,需要在5~7个批次收回成本,这些是前期成本。生产、采购成本方面:触摸屏(内屏)约60美元、TFT屏(外屏)约25美元、外壳20美元、CPU+主板约90美元、1GB DDR2内存24美元、320GB HDD硬盘45美元、3200mAh电池20美元、WiFi+蓝牙18美元左右,加上其他一些辅料,第一批300台成本2200~2300元,台硕生产利润5%左右,预期批发价在2400元左右,零售价2600~2800元。

  吴烨彬很快补充说:“几个批次消化了前期设计成本(主要是主板方案、开模费用),批发价很快可以达到1800~2000元,还能降多少要看市场量级和配件价格”。相对主流品牌4000元以上的价格,或者高高在上的iPad,单以价格尺度衡量,山寨iPad还是非常具有吸引力。

  在台硕的计划表上,第一款iPad仿品——J10并不算是杀手锏,只能算是问路石。采用ARM平台的低端产品才是接下来布局的重点。一位工厂人员介绍:“4月15日会有ARM架构的样机,6月初量产,市场上这一款产品的接受度会更高,因为续航更长,价格足够便宜。”

  记者了解到,沿用之前的模具,节省了开模成本,另外ARM架构的产品内存和硬盘相应地缩减了配置,比如将320GB HDD更换为4GB SSD,这样整机成本可以控制在110美元,市售价格在850~1000元。

  



真机试用:有的时候山寨很强大

  深入工厂之前,记者也不忘淘来一份山寨iPad的产品说明和一部样机,与正品做一番比较。不比不知道,原以为一无是处的山寨iPad居然还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

  从硬件规格来看,价格“腰斩”的山寨iPad功能丝毫不逊于苹果iPad。这款台硕的J10采用了Intel Atom N450处理器+NM10芯片组、10.1英寸LCD、1GB DDR2内存、320GB SATA硬盘、3300mAh电池,规格为290mm×150mm×18mm、0.9kg,并加装蓝牙、网络摄像头、WiFi、3G模块。与采用1GHz A4处理器、16GB/32GB/64GB的正品iPad相比,性能更胜一筹;当然,山寨iPad2~3小时的续航时间在iPad 10小时面前也不值一提,这一回合,各有千秋。

  操作系统上,iPad选择了iPhone OS,延续了苹果风格,并可以便捷地使用在线商城购买软件、服务。J10则安装Windows 7体验版,操作与上网本接近。由于J10实现了重力感应、图片缩放等功能,还是可以满足一些消费者的猎奇心理。值得注意的是,重力感应需进入系统后开启,系统下使用时约有0.5秒延时。“目前主控重力感应的陀螺还不够精准,我们还在改进”,工程师杨能欢介绍。J10将重力感应的应用进行了拓展,一些游戏也可以支持,比如《极品飞车11》。通过不断调整角度实现拐弯、刹车,相当有趣,就是倒车有点困难。由于配置关系,画面稍卡,游戏进行10多分钟后,左手边处理器的位置略烫,散热有待加强。

  iPad赖以成名的触屏技术,山寨倒是学了几分,但画皮画虎难画骨,总感觉手感和精准度上还是差那么一点火候。触摸精准度基本上可以达到主流触屏手机的程度。使用较为流畅,没有明显延时。J10输入有两种方式:手写与软键盘。平板电脑手写速度较慢,无法满足多数用户的日常需求;软键盘输入较为不便,并遮挡住部分界面,给使用造成了些许不便。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吴烨彬想了一个取巧的办法:在配件中加送一款可以折叠的硅胶软键盘。问题是,你愿意接受一款背后绑着硅胶键盘的山寨iPad吗?

  另一方面,山寨较之苹果有着压倒性的优势——更符合国情。目前iPad不支持flash,而国内半数以上的网页游戏、视频都是基于flash的,很多互联网资源将无法访问;另外,iPad延续了苹果的配件风格,连USB这种基本需求都要选配收费,加装插槽,用户可能为一些基本需求多花不少冤枉钱,而山寨iPad则完全没有这个顾虑——不仅USB、蓝牙这种常见需求一应俱全,连WiFi、3G都成了标配。不得不感叹:有的时候山寨真的好强大。

  山寨iPad命运几何?

  它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深圳是一个快节奏的现代都市,经济的快速增长使得人口结构呈现出典型的移民特质——两湖、川渝、东北组成了这一代深圳人的主要人群标签。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深圳的“圈子文化”非常浓郁,渗透到了各行各业。做山寨,没有一个稳定的圈子,没有一票交得下的兄弟,是绝对做不起来的。这不仅是生意场上的觥筹交错,也是产业链上的利益需要。十周岁的“山寨人”今天已经懂得扎堆抱团,去对抗强势品牌,争夺市场,而不是挑拣人家的残羹冷炙。山寨产业的凝聚力,从这次山寨iPad出炉的过程中,不难见到一些端倪。

  故事的主角——台硕,仅拥有3名工程师(包括兼职),却能在短短60天左右完成一款新品全部的设计和试产,这就很能说明问题:这一流程,品牌公司往往需要6个月甚至更久。

  首先在于外围资源的合理运用,包括设计、生产等诸多环节。实际上,台硕本身也拥有贴片工厂,完全可以自行设计、生产主板,但它却外包给索沃,道理很简单:索沃更专业,更迅速,同时可以节省开发成本,模具开发也是同样道理。术业有专攻,台硕践行的正是管理学中的基本常识:让正确的人做正确的事,不要浪费资源做无用功。

  以山寨iPad为中心做连接线,向上游拓展,主板开发商、外壳制造商、硬盘供应商……呈现在你眼前的是一个异常复杂的发散状网络:超过30家供应商,大到屏幕、硬盘,小到内置麦克风、3G模块,每一家都与山寨iPad紧密相联,为其提供推动力与竞争力。而下游则有全球数百家经销商、代理商,将产品铺向全球的每一个市场。不起眼的山寨iPad,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这当中,可能有一些厂商并不为人所知,比如产业链最顶端芯片商的支持。“如果我们的新品采用ARM架构,把图纸反馈给ARM,他们会通过一些国内的专业方案设计机构为我们做可行性评估,比如珠海炬力、福建瑞芯微等。其他的芯片厂商也会提供类似的支持,只是方式略微不同。比如Intel,就是站在我们背后的‘巨人’”。

  ARM官方也证实了这种说法。ARM中国区总经理吴雄昂曾表示,国内获得ARM A9授权的IC设计公司有7家,其中5家会用来做平板电脑。ARM官方会为这些IC设计公司及其客户提供一定范围内的技术支持。

  内斗,山寨iPad能否打赢自家兄弟?

  连吴烨彬自己都非常清楚,山寨iPad除了要提防“被山寨”,更要与业已成熟的上网本、电子书甚至智能手机竞争,争夺潜在的消费人群。问题是,山寨内斗,以山寨iPad今天的实力,是否打得过自家其他的兄弟?

  从外观来看,电子书与山寨iPad最为接近,但受众却大有不同。电子书多采用ARM架构,续航能力强(大多10小时以上),屏幕做过感光处理,更适合阅读,小键盘输入方便,适用于简单记录,无游戏功能;山寨iPad则显得“全能”许多:不仅可以支持PC游戏、办公软件,还可以通过WiFi、3G、固网等实现网络应用,电子书、MP3这种常规功能自然是“小儿科”。

  与同宗兄弟——上网本的较量,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分出高下的。功能、配置几乎完全相同,仅产品形态略有不同。笔者认为,决定市场天平的关键砝码是价格,目前主流山寨上网本售价在1600~1900元,而山寨iPad预售价格为2500~2700元,如果能缩小差距至500元以内,相信不少消费者可能愿意尝试——毕竟,猎奇、炫耀心理谁都有,既然同样是山寨,花2000元背上一个山寨iPad,总比1500元的大路货上网本拉风好多吧?

  山寨手机——山寨业界“祖师爷”级别的产品,可能是山寨iPad最不愿意面对的对手,却在现实环境下极大程度地阻碍了山寨iPad推进的广度与深度。最简单的道理不外乎此:手机实现了越来越多的功能,满足了消费者越来越多的诉求,人们对新产品的消费新鲜度就会不断降低,山寨iPad就变成了可有可无之物。山寨iPad想要打败手机,甚至取而代之,未来10年内都无异于痴人说梦。最可能的方式就是共存,让对手机有功能升级需求的用户,同时成为山寨iPad拥趸。

  “对于手机,我们更多的会去引导用户,而不是去抢他们的市场。完全两个产品环境,用手机的难道就不用电脑吗?”萌芽期的山寨iPad确实不用去动手机“老大”的地盘就可以活得很好。这个情景的逆命题是,如果山寨iPad已经成长到去抢手机的市场,我们讨论这个还有现实意义吗?

??
游客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